mud

语c时的独自产物hh,当然是我爱人的脑洞👌。

授权见最后一页。

铁独自开车。

不要喷喔靴靴。

抱歉占用tag!!

自己搞了个盾受的语C群,希望小伙伴们可以进去交流交流😄

可以自拟角色的噢!

但必须是以小美为中心的呢!

欢迎大家!!






还有小美的皮被我占用了,不好意思😆😆😆😆!!!

标题什么的不在意啦!2

那啥,其实我就是心血来潮写了一下黑白盾,没想到有人看!!然后我就用我小学生文笔继续写了一下。




★人物严重ooc

★不喜勿进


吻一点一点的落在Steve的脸上,最终定落在他的嘴唇。

cap没有继续深入,只是蜻蜓点水一般落在他渴望已久的唇瓣。

“当着我的面叫别的男人的名字,我不喜欢。”


他扯开Steve的潜行服,揽住他的上身,狠狠地往自己怀里拥。cap牙齿咬住Steve洁白的肩。


“你!!你干什么?!”


Steve在他怀里乱动,但他越动,cap咬的力量越加重几分,最后Steve不得不老实的趴在他肩上,气息加重。


肩膀被他咬出了血迹。玉壁似的皮肤上点缀了几朵红艳的花。cap看着像是欣赏自己所创的艺术品,又安慰的舔舐去红色。


“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变态。”


Steve闷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,cap捏住他的脖子。


“……是”


“我就是变态。”


“我等你等了这么长时间,你这才来。”


“我很生气。”


“这是你应收的惩罚。”


Steve喘不上气,脸憋的紫红。直到Steve的眼神逐渐失去焦距,cap才松开手。


他解开Steve的手铐,扛起来走向不远处的床。


“我都不认识你。”


他沙哑的声音挠着cap的心,cap抬起对方的腿,架到自己的肩上,俯视着颤抖的Steve。


天啊,他看起来像个无助的小白兔,仰起粉嫩的肚皮对准伏在他身上的灰狼。


“你认识我,甜心。同时你又害怕我。”


他手指在Steve胸口处打圈。


“你知道我。”


cap猩红的眼瞳闪了闪,终于向Steve露出了他的獠牙。











肉什么的真的没考虑要写……感觉自己写的肉太尬了QwQ我尽力的写一下吧。
把肉分成这么多段我真的……

蛇队x美队,标题什么的不在意啦! 1。

注意!!!

人物严重ooc!!!

小学生文笔!!!

不喜勿喷!!!

1.
地下室里充满了刺鼻的酸臭味,水顺着墙壁上破碎的水管滴在黑漆漆的水泥地上,地板上时不时的跑过几只老鼠,整个地下室发出了令人寒战的低压。这里异常的冷,相比较外面的骄阳似火来说。但这点儿温度对Steve来说没什么影响。

oh,Steve。

他双手被捆在一起,用了一种特制的手铐,手铐被吸在柱子上,使得他挣脱不开。他睁开汗水迷津的双眸,脑里嗡嗡作响,小心翼翼的打量这个狭窄的地下室,嘴里塞得毛巾让他发不出一点声音,哪怕一点。

他后脑勺生疼,是被人重重的敲了一下。嗓子也干燥的很,渴望有水来润一下。

Sam……

Steve记得他是和Sam出任务,去清理九头蛇残党,到达了目的地,Sam却消失在了Steve身后,在Steve惊诧之余,后脑勺的痛感也使得他陷入了昏迷。

Steve不放弃的继续挣扎,手铐因为对方的挣扎散发了一股电流,Steve被电的扬起颈部,汗水打湿了潜行服下的T恤。

他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唔声,他的手臂被电麻了。好看的眉头紧皱在一起,汗水顺着脸颊淌下。奇怪,明明这里是如此的凉爽。

“吱呀。”

生了锈的门被推开,微弱的橙色灯光反射在那人的身上,Steve未能看清对方的样子,只是来者胸前的九头蛇标志却异常醒目。

“醒了?”那人走进Steve,俯下身子,捏住Steve被血弄脏的脸。

这时候Steve看清楚了他的模样。

他的瞳孔因恐惧而缩小,想要克制自己但身体不自觉的在战栗。只因那个人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!

“此任务要多加小心,九头蛇会露出隐藏的武器来。”

furry的话依然徘徊在Steve耳边。这就是他们的武器?

那个人好笑的看着自己,他戴着黑色皮手套的双手轻轻的拭去对方脸上的血迹汗水混合物。嘴角上扬。

“你和我想象中的可不一样。”

他拿出Steve嘴里的毛巾,用拇指摩擦着Steve桃红的嘴唇。

“Sam在哪?”

那个人用猩红色的瞳孔盯着自己,Steve只觉得呼吸困难,似乎这里缺氧。头微微一转,巧妙的避开了那个人暧昧的抚摸,并用警惕和警告的眼神注视他。

这一举动却引起了那个人的愠怒。

他摘下皮手套,轻柔的放在了不远处的柜子上,背对着跪在地上的Steve。

“他死了。”

“!”

那个人转过身来,望着Steve害怕却又装着坚强的样子,笑了出来。他蹲下身,揪着Steve的金发,迫使对方直视自己。

Steve咬着唇,脸色煞白,而又紧闭双眼。那个人冷哼一声,伸出湿漉漉的舌舔舐着他的眸子。

Steve拼命挣扎,怎么也摆脱不了那个人。他的力量比自己的还要强。

舌尖细细勾勒那对好看眸子的线条,睫毛蹭的舌头有些发痒。他渐渐松开揪住Steve头发的手,逐渐向下移动,直到到达了臀部和腰间。











黑白盾真的超好吃啊!QwQ!!

诶!!我没更文!!!【震惊】嘛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~~【懒散】

现代鲁爷,脸上的疤痕是与德国争夺青岛时留下的。
可爱啊………

刚刚剪短发的鲁爷,民国鲁爷。
我鲁爷超可爱啊啊啊!!!!我就喜欢鲁爷!!!!!鲁爷不可能是小透明!!!!我要写鲁爷的小黄文!!!!

我家鲁爷,咋着???为什么俺家鲁爷这么小透明????为什么????